您的位置  性愛行為  性虐待

去年跌一半今年再跌三成 電碳價格逼近鋰鹽巨頭成本線

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• |
  • 2019-11-28
  • |
  • 0 條評論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  從去年初開始,鋰鹽價格累計跌幅達到65%。真鋰研究鋰行業研究員表示,由于供應的短期過剩,短期內還看不到鋰鹽價格反彈的機會。券商機構也普遍持悲觀態度。國泰君安最新研報認為,目前鋰行業整體被動加庫存,價格仍可能進一步下跌,反彈則要等到需求的超預期,預計將在2020年下半年之后。

  小金屬的周期猛烈而殘酷。兩年前還風光無限的鋰鹽生產企業,如今已陷入幾乎全行業虧損的境地。

  11月以來,鋰鹽的價格仍是沒能止跌。以電池級碳酸鋰為例,最新的報價區間為每噸5.3萬元至5.6萬元,5.45萬元的均價較月初的5.75萬元又下跌了3000元。

  進一步追溯,今年初,碳酸鋰(電池級,下同)的報價還在每噸8萬元左右,以最新價格計算,今年以來累計跌幅已超過30%。而整個2018年,碳酸鋰的均價從16萬元下跌到8萬元左右,跌幅約50%。也就是說,從去年初開始至今,鋰鹽價格累計跌幅已達到65%。

  “現在這個價格,除了極少數自家有礦的,其他廠家全部要虧損,包括那些龍頭企業。”真鋰研究鋰行業研究員在接受上證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由于供應的短期過剩,短期內還看不到鋰鹽價格反彈的機會。

  券商機構也普遍持悲觀態度。“成本為王,共度時艱。”國泰君安最新的研報態度鮮明。該券商認為,目前鋰行業整體被動加庫存,價格仍有進一步下跌的動力,反彈則要等到需求的超預期,預計將在2020年下半年之后。

  兩年跌價65%,巨頭開始虧錢

  從去年初開始,鋰鹽價格已持續下跌了20多個月,投資者和行業分析師已經習慣于看空,從業者們則更是備受煎熬。

  “8萬元的時候,大家本來以為會是一個平衡點,在這個價格也橫盤了大半年,結果是一旦下跌就止不住了,跌破7萬元后,小廠就很難過了,現在是6萬元都沒有守住,已經到了5萬多元,我不知道哪個廠家還能賺錢。”有接受記者采訪的鋰鹽廠商負責人表示。

  中小生產商已基本退出市場。“過去價格瘋漲的時候,上馬了一批小企業,產能從幾百噸到幾千噸,現在差不多都停產了。”

  大公司的日子也不好過。

  “現在這塊業務肯定是虧錢的,價格跌得太厲害了。”雅化集團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。據了解,雅化集團主要從澳洲購買鋰精礦,加工成鋰鹽后向客戶銷售,現階段的生產主要是為了維護客戶,“中長期我們還是相當看好這個產業的。”

  據雅化集團三季報,今年第三季度虧損1220萬元。另據半年報,公司上半年鋰產品的毛利率為3.32%,較去年同期減少了19.85個百分點。“雅化集團的優勢在于兩條腿走路,民爆業務利潤很穩定,可以支持鋰板塊。”

  江特電機今年第三季度虧損6719萬元,主要原因正是碳酸鋰價格的下跌。

  龍頭企業贛鋒鋰業是業內的參考標桿,公司同樣從澳洲購買鋰精礦,加工成鋰鹽和其他產品后出售。有研報認為,在鋰鹽價格跌破6萬元之后,已經逼近贛鋒鋰業的生產成本。

  不過,贛鋒鋰業相關負責人對此予以否認。該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產品價格的持續下跌,確實給公司的利潤造成了影響,但由于上游采購鋰精礦的價格也有下降,因此還能賺錢。

  從公開信息來看,贛鋒鋰業今年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3338萬元,較去年同期下降了86%,如果扣除投資收益的影響,凈利潤的下滑幅度為28%。據Wind數據,今年1月至9月,贛鋒鋰業的綜合毛利率為23.9%,較去年同期的38.46%下降了14.56個百分點。

  自家有礦的天齊鋰業優勢體現得相當明顯。在最新的配股文件中,天齊鋰業披露,今年1月至9月的綜合毛利率為58.56%,較去年同期的70.12%下降了11.56個百分點,但依然足以傲視整個鋰化工行業。

  據披露,天齊鋰業的鋰精礦全部從澳大利亞子公司泰利森進口,泰利森擁有目前世界上正開采的儲量最大、品質最好的鋰輝石礦,每噸生產成本低于400美元。

  上游啟動減產,還需下游給力

  幾乎全行業虧損的情形下,鋰鹽的價格會反彈嗎?

  立場不一樣,觀點自然不同。支持反彈的一個主要邏輯是,上游供給方面已經開始減產,這將有助于整個行業重新尋找到平衡。

  供給短期過剩是大家公認的事實。2015年以來,伴隨著新能源行業的快速發展,鋰鹽價格一路走高,海內外大量新增鋰礦和鋰鹽加工企業開始興建并于2018年逐步投產,行業整體逐步呈現出供過于求的狀態。據國泰君安測算,2019年至2021年是鋰資源供給集中釋放的時期,鋰供給分別為42萬噸、49萬噸及60萬噸LCE(碳酸鋰當量),同期的鋰需求為31萬噸、37萬噸及42萬噸LCE,過剩明顯。

  和其他行業不一樣的是,全球鋰資源供應高度集中于“四湖三礦”,產業集中度相當高,行業巨頭針對市場情況已經啟動對策。

  10月31日,全球鋰業巨頭美國雅保(Albemarle)與Mineral Resources公告正式完成Wodgina交易,同時宣布,由于全球鋰價的低迷,為保護礦山稀缺的資源價值,雅保與MRL決定將Wodgina礦山關停維護,暫停所有生產。

  不止一家公司宣布停產。據統計,今年三季度以來,多家礦企陷入經營困境,目前澳洲七大礦山中,除天齊鋰業與美國雅保共同持股的泰利森鋰精礦仍正常運營外,Alita已進入破產托管,Wodgina進入停產維護,Pilbara開始減產以及加強融資,Mt Cattlin宣布2020年減產40%,Altura面臨現金流動性壓力、資金緊張……

  有接受記者采訪的券商研究員認為,澳礦的停產或破產對行業具有重大意義,預示著鋰價已進入底部中樞,即將進入上漲周期。

  此外,電動化的大趨勢也給產業提供了長期支撐。如德國政府日前宣布,計劃在從2020年開始的5年中將電動汽車購車補貼提高一半,車企加速電動化的趨勢沒有改變。有機構預測,到2028年,鋰行業市場規模將超過100萬噸LCE,較2018年的27.2萬噸增長2.5倍,由“小金屬”成長為“大金屬”。

  然而,短期內的形勢依然無法樂觀。記者采訪了解到,由于下游市場的不景氣,各家鋰鹽廠商的銷售壓力都很大,庫存一直在被動增加。

  真鋰研究認為,受新能源汽車銷售增速放緩的影響,碳酸鋰下游正極材料市場訂單疲軟,尤其是三元材料訂單下滑對市場需求沖擊較大,部分碳酸鋰廠家為維護客戶低價銷售,預計碳酸鋰價格還將下滑。

  國泰君安的研報也提出,由于2019年至2020年屬于鋰鹽供給快速釋放期,整體鋰行業利潤空間將被進一步擠壓,鋰價還有進一步下跌的空間,從行業成本角度來看,鋰價將繼續下跌到每噸5萬元至5.5萬元。申萬宏源認為,預計未來2年電池級碳酸鋰的價格底部在每噸5萬元左右。

  市場的真正好轉還是寄望于下游需求的爆發。什么時間呢?國泰君安的預測是2020年下半年。五礦證券預計,到2023年鋰鹽供需實現再平衡,到2025年重新進入短缺。

  和“積極的遠期預期”相比,如何度過“眼下的寒冬”,是更為現實的問題。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友薦云推薦
熱網推薦更多>>
辽12选五走势图